搬家啟示
本站已搬到 http://umin27.blogspot.tw
A's大象的森林綠搬家了,歡迎至新站收看本文,與最新文章

 

前陣子看到鄉民介紹這集《寶島全世界》的廣播節目 http://www.ptt.cc/bbs/Gossiping/M.1415241458.A.6FB.html 聽完發現內容的確很有趣,財經專家汪潔民除了提到自己的深藍背景、兩度投給馬英九總統後的心態轉變、上節目講的內容其實是有所本的、談台灣近幾年對中國簽的協議、談選舉的台商因素,最後他還大聲地講說他支持.…。

想到 PTT最近有不少成功說服(親友投柯P),也有努力中,以及「已失敗」的例子。透過汪潔民的內心剖析,不難發現,中國國民黨對於一些民眾來說真的是信仰(所以大家也不要太灰心,給對方一些時間與空間...XD);不過當環境、視野轉換以後,可以出現不同的看法。或許,當資訊更透明、人生多些歷練的情況下,我們的身邊也會多出更多像汪潔民的親友(大家繼續努力!)。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gXRBcocur0  (第一部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cRDGGw-DX8(第二部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Ke87JkADkE (第三部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EDQU-kKfik (第四部份)

相關影音檔為《寶島聯播網》所有,以下僅將相關訪談內容,整理成逐字稿(括號內的「台」指台語)。

【第一部份】談成長環境、因環境差異產生的誤解、留美發現中國人與台灣人大不同。



鄭弘儀:
大家好,大家好(台),大家晚安(台),我是鄭弘儀,歡迎收聽今天的寶島全世界(台)。今天我們邀請到一位大家已經都很熟悉的朋友。他是新崛起的電視評論員,大家都講名嘴,我實在是很不喜歡名嘴這個名詞,所以我都稱呼他/她們…其實英文叫做 Commentator,其實就是評論員。他是誰呢?他是財經專家汪潔民,潔民你好。


汪潔民:
弘儀大哥好,各位聽眾大家好,我很高興今天來到我夢寐以求,跟弘儀大哥一對一。因為我們過去時間都沒有辦法一對一,所以這麼有榮幸也祝大家聽眾投資愉快!生活美滿!

鄭弘儀:
這個,阿,潔民過去很多節目他是跟我並肩作戰(汪笑),很感謝他在節目當中幫我很多忙。那這個也不能說…這個…汪潔民怎麼樣,汪潔民是靠實力起家,所以節目爭相邀約。那今天為什麼要訪問汪潔民呢?因為汪潔民讓我發現他是一個有趣的人。為什麼?因為,他說他有兩次投馬英九的經驗。(汪大笑)這句話阿,觸動我很多感受(汪大笑+鄭呵呵笑)。我想這個人既然投過兩次馬英九,為什麼現在批判馬英九這麼厲害,這是我心中最大的疑惑。今天的這個訪問會圍繞在這裡面。潔民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們,當初為什麼兩次投馬英九?當時你對他有什麼樣的觀察?


汪潔民:
在還沒有講這之前喔,我其實有一個人,一個也是我們說的所謂的政治評論者。我跟他的反差是最劇烈的,我也跟他道歉過,在弘儀大哥的節目當面對他道歉。雖然他並不知道我曾經這麼討厭他,他的名字叫做陳立宏(汪笑)。


鄭弘儀:
(笑)你很討厭陳立宏喔。


汪潔民:
(大笑)我非常討厭(鄭大笑)。我在2000年到2008年之前,就是只要看到陳立宏我就覺得要換台,因為他有上過很多節目喔,那每次我,而且…但是重點是雖然我很討厭他,換台完還是忍不住要看他到底要罵什麼(鄭大笑)。他那時候罵國民黨是非常厲害、罵馬英九,我想說馬英九是神耶,怎麼可以被罵?他人長那麼帥,而且他又是國民黨未來的菁英隊,相對於當時民進黨執政,馬英九怎麼可以罵呢?而且那時候陳立宏在罵事情的時候,他是擲地有聲而且是有證據的。那你知道,他越有證據罵的時候,你/妳就覺得這個人就是造反。他要讓台灣這個獨立於大陸之外,然後我覺得這個人就是很煩。那時候其實,你也知道在金融業…


鄭弘儀:
那你們家喜歡陳立宏嗎?


汪潔民:
我現在覺得看到他,是人生最愉悅的事情。(編按:我也聽成你比較喜歡陳立宏了?)


鄭弘儀:
不是,我是說你們家。


汪潔民:
我們家,我們家,我爸爸是那個是退伍老兵,那後來是老師,又是在中油。那你知道喔,在南部喔,左楠區,左是眷區,楠梓當然過了到這個後勁那邊當然就比較深綠;可是在楠梓,也就是我們說中油那一塊,那邊大概有將近上萬的住民喔,那基本上是深藍的。對,我們那個環境就是藍,因為中油…你/妳能去中油,基本上那個環境你/妳就不可能說是綠的。因為我們是被保護很好的小圈圈,我舉個小例子:當時在民國八十年代到八十五年代,那時候其實後勁是最嚴重的,不是有個阿嬤點蚊香嗎,又起火,有沒有(台)。我們在我們的楠梓,就是我們的煉油廠的社區裡面,「阿那個是假的啦」。


鄭弘儀:
阿,「製造出來的事件?」。


汪潔民:
「製造出來,目的就是把中油關了,我們就沒有工作了啦!」那我們心裡就在想說,那奧捏(???)阿如果楠梓加工(阿不是)中油如果搬過去,你們要靠什麼維生?當時是我們先來,你/妳才來。你/妳發生任何一件事情,我們都認為那是後勁人的無理(鄭笑)。後勁人都說,後勁的空氣很糟糕,那我也住在你/妳家隔壁阿,我沒有感覺很糟糕。後來才知道是風向問題因為半屏山的風正好把楠梓,也就是我們說中油的這個髒空氣吹到後勁。


所以我們自己沒有感受,那他/她們說那個水很噁心,有汽油味;可是我們打開水,其實我跟各位報告吼,我們家鄉的水呢,是直接從,因為它是要 for中油使用,所以它的水是直接從南化,就是台南的那個蓄水水庫,是好的水,直接抽水過來。所以我們的水是非常好喝,是有甘甜的味道,泡茶最好。所以我們就不覺得「阿這個後勁一定是騙人der la」,我們打開水都是那麼好喝,對不對,所以,而且我們有游泳池、有高爾夫球場。還有講完之後可能會有人打我(汪邊講邊笑),還有保齡球館。


鄭弘儀:
你/妳們都可以用喔?


汪潔民:
對對,我們都可以用,我們是眷屬。


鄭弘儀:
中油的眷屬?


汪潔民:
嘿對,我們有半屏山公園,它可以釣魚,所以我們活在一個就是阿,就是說,跟別人世界不一樣的。甚至說,我到高中我才會坐公車。那為什麼我到高中才會坐公車呢?因為(鄭:中油有交通車)中油有交通工具,對(鄭笑)。譬如說我要去百貨公司,它就有一站在百貨公司旁邊,它有上車時間跟下車時間。(鄭:要錢嗎?)ㄟ,不用錢,我們是眷屬(鄭笑)。


對對對對對,當然後來,因為就是中油有被比較多的這個限制,有些就開始要付錢,但那個金額是非常少的,幾乎就是不用錢的意思,就是意思意思。所以我們活在那個環境裡面,我們就覺得國民黨就是神,支持神,我們的生活就會很開心。對,所以我們這樣講,台北有天龍國,對不對,那中油就是天龍國的南部支部。所以那時候看到陳立宏在罵國民黨的時候,我們就在心裡想說,「怎麼會這樣呢?」就我們的生活環境,那後來我又在金融業嘛…


鄭弘儀:
我是說你爸爸呢,爸爸怎麼看陳立宏?


汪潔民:
我爸爸,其實基本上他是,他是對陳立宏是,完全不能接受,怎麼會有人這樣說這些話。他只是很單純,就一個「就是他在上面罵,我爸爸在下面罵」那種(鄭大笑),可是很奇怪的事情是,我看到想翻台,我爸爸會留下來看,看他罵什麼?當做材料來反擊這個民進黨的陰謀。


鄭弘儀:
喔~所以陳立宏的收視率不要以為是都是贊成他的(大笑)。


汪潔民:
沒有,沒有,其實我這樣說。真正是越討厭的越想聽他到底在幹譙什麼東西?然後當作素材,然後當這個國民黨的這些所謂黨工在聚集的時候就一起幹譙陳立宏。(鄭:他/她們想看看那個象嘴裡面吐出什麼狗牙)(兩人笑)。


所以你知道在那個環境裡面,我其實誤會他很久,所以現在我遇到陳立宏都說,他是1998年開始開幹馬英九,所以我說「你是1998年的先知,鍾年晃是2008年的先知」,那我現在因為受到鄭大哥的薰陶,慢慢地變成後知後覺(鄭大笑)。但是我覺得,我「知道」之後就很生氣了,那為什麼會很生氣呢?


鄭弘儀:
對不起,我再問一下,那你剛剛講高雄是你的家鄉。那爸爸是哪裡人?


汪潔民:
我爸爸是安徽人。(鄭:安徽)對(鄭:那媽媽呢?),媽媽是台南人(鄭:喔台南郎喔)對,可是我媽媽因為受到我爸爸的這個(鄭:影響?)影響(汪笑),所以她是非常...她曾經在菜市場「一個對三個」對幹(鄭:真的阿,媽媽在菜市場跟人家對幹?)(兩人笑),因為離開了就是中油的眷村吼,到外圍的環境,你/妳如果是往後勁的方向,是深綠。那菜市場理面基本上是綠的(鄭:也是綠的,艱苦人阿)對,阿我媽媽是那種因為跟我爸相處久了,所以耳濡目染,她也是那個強悍的深藍的支持者。(鄭:但是她會講台語嗎?)她台語講得啾賀ㄟ啦(台,很好的意思)是我的台語很爛,我是不會講台語的高雄人(台)(鄭:媽媽台南市嗎?)。


對,所以我到她們家鄉,像我阿嬤是,直接都是用台語跟我講的。我小時候台語比較好,還有我去大陸工作時候台語比較好,台灣人家鄉去都用台語不想讓外地人阿陸仔知道(鄭:所以媽媽也是深藍?)我媽是深藍的,被我爸爸(影響),我媽那時候有一次去菜市場,回來就氣沖沖(台),我就問「媽妳在生氣什麼?」她說「去菜市場喔,真的(台),全都在說民進黨好啦,臺灣獨立啦,臺灣獨立對他/她們有什麼好處啦?臺灣獨立就會賣比較多的菜喔?」我媽就一個人開幹三個(兩人笑),回來再生氣,很生氣很生氣很生氣。


那你知道我們在那個環境裡面就覺得,「ㄟ對阿,臺灣就這樣好了,幹嘛要講台灣獨立呢?」那我其實有一點點改變是出國啦,那但是出國那只是短時間,出國給我的感覺是我很討厭大陸人,但是我還是覺得國民黨是我們的忠堅思考,然後支持國民黨,臺灣才能永續經營,後來我1994年就到金融業...

鄭弘儀:
你是去美國讀?


汪潔民:
對,我去美國紐澤西(鄭:紐澤西,在東北)對對對對對,那遇到一些北京來的阿陸仔,就覺得是他/她們自私自利到受不了,就覺得這個大陸人不是我的...第一個,我就覺得大陸人不是我的,跟我們是不同的種族;但是受到家庭從小的影響,我們對藍還是很支持,雖然我很討厭阿陸仔。(鄭:為什麼,為什麼當初在美國留學討厭他/她們)喔,講完吼可能要用一集來說(鄭大笑)。

對不起,我只只簡單講兩個故事就好了,我去上一堂課,那堂課是跟經濟有關的課,因為我修很多經濟學的課。那那個老師他/她是一個希臘腔很重的老師,我同班有兩個來自北京的,那個年代能出國留學,基本上,應該是高幹。那他/她們兩個人,一男一女,他/她們在下課的時候,講話講得很厲害,一直講一直講,喔,他/她們就一直講話講得很厲害嘛。可是這個女生的英文不是普通的爛,是很爛,老師點名呢她都沒有答"Yo",那我們老師有紀錄,甚至要考試呢她也不知道。


有一天我就受不了,我們台灣人反正就很熱情嘛吼,我跟那個北京女生不熟,那個北京男生常常坐我旁邊,我就跟那個北京的男生說,「老師點名她都沒有答喔,老師都有紀錄。明天要考試,可能要跟她講一下」我們好心的這麼說嘛,這台灣人應該很(常)有的習慣。你知道這北京人怎麼說?「阿,Jimmy阿,如果您跟她這麼熟,您跟她講就罷了,跟我說幹嘛呢?您這麼熱情,跟她說就好啦。」我心裡想說:「ㄟ你們下課的時候講話講那麼厲害,轉這句話應該 OK吧!」他竟然回答說:「你這麼熱情你跟她講就好了」。我心裡想說這是什麼樣的...

(鄭:對阿那你怎麼不直接跟她說)我跟那個北京女生不熟,我就好心好意的...當然後來我有還是有...因為我跟我太太同班,我叫我太太跟那個北京的女生說,明天要考試要準備。那個女生當然很客氣說:「謝謝,謝謝~您臺灣...」(鄭:您應該把她追起來當太太的)不,我跟我太太去,對對對,所以可能就沒有這個機會(兩人大笑)。


好,第二個是這樣,第二個是這樣。那時候其實臺灣人很厲害的事情就是,我們都有考古題。這是真的,所以我的分數很高其實要謝謝臺灣人幫助我們,我們幾乎去哪堂課都一定有考古題。那這個北京人呢,他/她們也知道我們有考古題,那一般我們去跟人家要考古題會怎麼要?「ㄟ,潔民你那個我們要修什麼課吼,這樣好不好,請你吃個飯,那考古題可不可以 Copy一份吼?讓我們大家一起 Share好不好?」我們會這樣講,或者是說:「ㄟ你有沒有那個什麼考古題阿?幫個忙,念得很辛苦」會覺得是這樣,你知道北京人怎麼說?「ㄟ你那個考試那個考古題 Co一份給我吧!ㄟ你們台灣人都有那個考古題,就拿一份來看看吧!」我心裡想說:「為什麼要給你/妳~」(鄭:就沒有好話就對了)對阿就是,很直接就是,就是好像你給他/她東西是應該的,好像不給是不應該的。

我心裡想說「cow邀」(對不起)(兩人笑),我想說這什麼鬼阿~那時候就很納悶我就說「沒有沒有,這堂課我不熟,我沒那個考古題。」(鄭:該有的禮貌這種事情沒有)他/她們沒有,對,更不用說後來陸陸續續發生一些跟大陸人發生的一些摩擦,就覺得這個不是我的種族。(鄭:喔,真的喔)對(鄭:你是去美國才發現)對,去美國才發現到這個大陸人跟台灣人是完全不同,大陸人跟台灣人是不同的怎族(誤)種族,這件事一定要記得(強調)!


鄭弘儀:
但是你還是愛國民黨就對了?


汪潔民:
對,因為因為,這是我們說我們從小你/妳被教育的東西,它其實是你/妳必須要大徹大悟。才發現到一件事情,過去的信仰是錯的。(鄭:那你是國民黨員囉?)我不是,(鄭:爸爸是?)我是新黨的(鄭:阿!+驚訝),曾經是(兩人大笑)OK,這理解囉,我曾經是新黨黨員。我是19...1996年吧,1996年到2000年,那時候新黨最最厲害(鄭:最夯)的時候。對,那時候(鄭:反李登輝)對,那時候,對,那時候,反李登輝。那我父親其實非常反李登輝,他就反到那種就是,看到李登輝就生氣,就是氣沖沖(台)你知道老人家生氣那個樣子你知道喔(鄭:反到骨子裡面去就對了?)真的,那個是…這樣講好了,看陳立宏會看他幹譙什麼東西;但是看到李登輝是直接翻台(鄭:喔,不想看?)完全不想看,就是不想看。

所以那時候就,那你知道那時候新黨旺到什麼程度?高雄市喔,新黨是配票的,就是我爸會跟我講說你/妳的身分證後一碼是什麼號碼,然後你/妳投誰。然後我們對那個人完全不認識,也不知道他/她是什麼人,投票一定去投,而且就投那個人。(鄭:票夠到用配的就對了?)對,是的,那時候的新黨是這個情況喔,(鄭:阿,那是因為1994年黃大洲、趙少康還有陳水扁,選台北市市長的時候)是的(鄭:當時新黨的快速崛起,就是因為那個趙少康的關係)真的,沒錯,所以那時候高雄跟台北是可以配票的。

(鄭:嗯嗯嗯~)對,所以你就可以知道,我那個骨子裡是藍到不行喔(鄭:嘿~)真的,就是你覺得你覺得就是怎麼會有民進黨這種這種黨?然後(鄭:亂黨),對,他/她們,而且,尤其是美麗島事件是兩個版本嘛,那我們得到的版本一定是國民黨的版本嘛。所以我們就想說「厚~他/她們怎麼可以那麼壞,拿鐵釘去打警察?」後來知道根本事實是(鄭:先鎮後暴啦)對對對,事實跟我們想像的不一樣。


鄭弘儀:
了解,我們現在訪問的是汪潔民,聽他的故事其實很有趣。人就是要經歷過很多事件,或者是阿…人生長了一些智慧跟觀察以後,態度就會有所不同。我是說他跟我講說,他投兩次馬英九,那他現在很懊悔,那他現在呢,批判馬英九也批判的很厲害。那只是想說,他到底發現了什麼事情?為了什麼會有這麼重大的轉變?等一下我們繼續回來,好不好,先休息進廣告。

 

【第二部份】續談生長環境、同學協助找 MG149資料、同學提供美國券商的從業規則、聊太太與太太娘家。

鄭弘儀:
歡迎繼續收聽寶島全世界(台),我是鄭弘儀。我們今天邀請到汪潔民,就是現在非常知名的電視評論員,他也是財經專家。那麼,這個…就是想談談潔民,他為什麼有這麼重大的轉變,剛剛講其實爸爸是安徽人,那麼老兵來到台灣,做過老師,後來進入中油,他在中油什麼單位服務阿?


汪潔民:
就是中油的附設的國中,我們叫做國光國中(鄭:還是在國中教書就對啦?)對對對,所以所以他就在裡面,因為那時候早期公立學校的薪水不好;但私立學校的薪水很好。那那時候他本來是在公立的學校教書,那因為養了四個小孩子負擔蠻重的,那時候國光國中就是需要招聘老師(鄭:國光應該是建教合作嘛?)現在已經是歸屬到中山大學了,那早期(鄭:我是說早期阿,他應該是不是建教合作?)早期阿,我們不是建教合作,我們從其實...我們這樣子講好了,我們是從幼稚園,叫工中(?),然後到了小學叫油廠國小,到了國中叫國光國中,到了高中叫國光高中,所以我們所有的小朋友們,就從幼稚園,就是那邊的小朋友們(鄭:就全部中油員工的小孩子喔),我們是從幼稚園一直認識到高中,所以很可能我的姐姐是某個人的哥哥的太太,或著是我的哥哥跟某個人是同學。所以我們的關係是非常緊密在一起的。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當時我在電視上罵中油,說這個福利獎金不好,我才一下台就接到簡訊了。我的同學就跟我說「汪潔民你不要忘了,你是哪裡生的,你是哪裡的子弟?」(兩人笑)(鄭:你是中油的子弟!)對對對(鄭:你是喝中油長大的!)你是喝中油長...你是吃中油的水,喝中油...(鄭:忘恩負義的傢伙!)對對對,差不多,對,就有人...就..就會...(鄭:是同學喔?)同學阿,同學阿,我們同學關係很緊密的。因為我們都是從幼稚園認識到高中,到現在都還有在聯繫。


鄭弘儀:
那你接到這樣的簡訊怎麼反應?


汪潔民:
就笑一笑啦。因為其實經過這幾年,我要很明確地跟,就是跟馬英九總統報告,我們這些很支持藍的這些同學們,現在已經一半以上,已經不支持藍了,那甚至超過三分之二以上對馬先生你真的很討厭了。(鄭:你...你...你憑什麼這樣講,搞不好只有你在變阿?)因為我們在一起群組,已經慢慢地可以感受到同事(?)的氛圍。


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喔,像最近不是發生 MG嗎?那為什麼 MG我在電視上的立場,會如此地堅硬認為羅淑蕾是錯的?(鄭:MG149?)對,為什麼會這麼...我的資料是來自台大醫院,我的同學在台大醫院替我收集,所有 MG的資料給我,所以他/她們給我最...而且甚至我一個同學,去訪問了幾個主任醫生,因為它每個部門都要主任醫師嘛,它每個主任醫師都有一個 MG,他/她幫我訪問了各科室的 MG,所以我得到了最...最完全完整的資料,這就可以清楚 MG跟羅淑蕾講的是完全不同的故事。那我要說一句話,我們這些同學們,基本上如果你/妳是一個來自藍的環境,那基本上應該是反...反對這個非藍的嘛;但是很奇怪,我們同學幫我收集了這麼多的資料,甚至(鄭:看不下去)…


甚至我有些同學,現在我們在講連勝文的時候,我有同學在美國念書的,他/她直接就給我資料說,你繼續講連勝文執照問題,因為他/她們在美國的金融業,是由公司,就是一群人幫你/妳報名去考試的。就是要...譬如說我是在摩根證券,摩根證券就會把新進人員整批送進去報名,是由證券公司強制報名,考完試之後你/妳才能任職。所以,絕大部分在美國金融業的人,他/她一定要有證照,沒有證照的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律師,一種就是他/她是一個特聘人員,比較具有特殊職務的。要不然在證券商服務,不管你/妳是什麼人,你/妳就有各相對應的證照合在一起。所以才會給我這樣的資料的時候,我才決定跟羅淑蕾對決的時候,我不要講 MG,因為她手上資料是,可能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資料,雖然我資料很齊全;但是打了連勝文的證照這個事情,我百分之百有把握。


鄭弘儀:
這事實上現在證明,審計部查了那麼久還是認為 MG149完全沒有問題。


汪潔民:
是的,沒錯。所以我回來一件事情,我同學們其實態度都很大的改變,當然還是有少數幾個,是比較,還是藍的;但是絕大部分,對於馬總統這幾年的這個...因為我們這樣講...我們長大了,已經不住在中油了,事實上我120位高中同學,現在留在中油的大概只有十幾個。其他人都已經散居在台灣各地,還很多在美國的。那有趣的是,越到美國的,他/她們對於國民黨的這個,尤其是馬英九的作為,他/她們越不諒解。


鄭弘儀:因為...這就是蔣友柏講的嘛,就是說喔,馬英九他/她們這批人去美國,並沒有把民主素養民主觀念帶回來(汪:是的)。美國一個老牌民主國家,可能他/她們去了那邊讀了碩士讀了博士,他/她們並沒有把它帶回來,內心還是威權。那我相信你內心是有受到美國民主觀念的一些洗禮跟這個薰陶。(汪:主要是法治)那你這個,像你現在這樣子大力地批判馬總統,爸爸媽媽他/她們會給你壓力嗎?

汪潔民:
其實我父母親已經都陸續過世了;但是我的兄長們,就是我的哥哥、還有我姐姐,其實還是對於我這麼地批判馬英九,他/她們還是有所保留。那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我一個姐姐是公務員,那我哥哥是在科技圈。那坦白跟大家報告,新竹地區的科技圈,像這次新竹市的選舉就清楚了嘛,科技圈是非常藍的~(鄭:是喔)科技圈非常藍(鄭:為什麼?)為什麼,其實我說不出什麼答案。我舉個簡單的例子,我太太就在科技圈上班,她其實很不希望別人知道我是她老公(鄭大笑)是的,為什麼?她的她的老闆們,就是有時候我批判的很過頭的時候,他/她會走進來跟我太太說句話說...曾經有個狀況是這樣,我太太非常不開心,就是我前陣子就是因為跟羅淑蕾在 MG上面有些,就是對決嘛吼,那她一個同階的主管就走到房間,那我太太的簡訊是跟我說,她把這個人給轟出去。


因為主管都有自己的位子,她說她把他/她轟出去,她心裡非常不開心。那當然太太不開心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去問,但是絕對不要當下問,因為當下問肯定就是會自找麻煩。所以我就等了一段時間,讓她氣比較平復之後,才知道,原來這位同事衝進去臭罵我,那我太太就說你/妳憑什麼到她的辦公室罵她的老公,然後她就說…就對那個同事很大聲的說「你/妳給我出去!」。我想現在我太太是最大的反對者,因為她監看我在每個電視台的表現,如果說我的表現...譬如說我舉個簡單的例子,像連勝文有提到就是這個控股公司嘛,就是台北市控股公司。這個事情,我跟我太太就...因為我太太她是念財務的,我們就有激烈的辯論,針對這個事情言語交鋒,兩人交鋒很久。像這次這個南僑化工的事情,她也跟我言詞辯論交鋒,她就是要站在一個反對者的角度,來跟我辯論。


那為什麼我太太變得很藍呢?對不起,也是受到我爸爸的影響(汪大笑,鄭:受到妳爸爸嗎?)對,我們家,那個家族影響。因為她嫁到我這邊之後,她也受到我們這個...所以你可以知道其實中油是一個多麼藍的地方,凡是,不論你/妳是用什麼方式進到這個環境,你/妳就很自然。我太太的家人是深綠的(鄭:是嗎?),他/她們是高雄縣路竹鄉(鄭笑),對,也就是我的...(鄭:本省人就對了?)本省人,那是講台語講的高雄...台灣人。那我的丈人、還有我的…就是她大姐的先生吼、還有她二姐的先生吼全都是都是綠的,而且深綠。所以我們吃飯有個規矩,就是回去不談政治,絕對不談。所以,他/她們還會揶揄我,但是絕對不談政治。因為談政治會…就會有...這個...。


鄭弘儀:
那現在丈人跟他的家人呢,對你?


汪潔民:
還是深綠阿,很驕傲(兩人大笑)我的丈人超驕傲(強調)!平常老人家厚,他/她們都會在廟裡,就是會聚在一起嘛,他/她們一定知道他的女婿姓汪,叫汪潔民(鄭大笑)。他真的很驕傲,有一陣子我因為那個洪仲丘事件,我覺得那跟我有一點距離,所以我有一段時間我是不上電視的,當然還是要感謝鄭弘儀鄭大哥,因為我那一段時間,就是去年六月到九月的時候,我一段時間很常是不上電視的,那第一個給我通告的就是鄭大哥的挖挖哇,新聞挖挖哇。

而且它給我通告的那位小姐,很客氣的跟我說「汪大哥,我們這邊是新聞挖挖哇,請問你有沒有空?」其實我心裡面想說「有空、有空」(兩人笑)(沒聽清楚)那邊沒什麼事幹了」對,我又出現在挖挖哇了,然後後來就通告就又開始變多。那那段時間其實就就沒有什麼出現在電視,對,所以其實這個這個過程裡面是要跟大家報告,其實蠻有趣這個轉折點,那個時候我的丈人就..就很好奇(鄭:我的女婿汪潔民啦!(台))(汪:對),「你怎麼好幾天沒有出現啦?」他就會問這個事情,表示很關心,那他為什麼會問呢?是因為他的鄰居都「最近沒有看到你的女婿(台)」他就會很緊張,就問我這個問題。


鄭弘儀:
好,我們現在訪問的是,阿這個電視評論員,現在很知名厚,汪潔民厚,他的轉變聽起來也是蠻有趣。那其實裡面有很深的意義在裡面厚,我們休息一下,進廣告。

【第三部份】2012年以後的心態轉變、身為支持自由貿易者卻發現台灣對中國的約簽成這樣...

鄭弘儀:
好,歡迎繼續收看寶島全世界(台),我們今天邀請的是汪潔民,潔民是...太太有改變嗎?


汪潔民:
其實她現在還是就是很中立的角度來看待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那其實是轉變是在2009年以後啦,因為,2009年以前我們都是在資本市場嘛,每天滿腦子想的就是..就是金錢(鄭:賺錢)...金錢的事情。所以,那你知道通常這種事,當你/妳開始專注在你/妳本業的時候,其實你/妳很少去注意到周圍發生什麼事情。你/妳注意到的事情是說這個市場有沒有什麼樣的變動?那2009年開始改變是因為我的投顧,因為原因我把它收掉了,那我就是做一些轉投資到大陸,那比較多一點時間去觀察台灣的狀況。


那時候,其實最大的轉變是2011年,就是總統大選前後,那時候我們就發現到一個現況;雖然我還是投馬英九,但是那時候的狀況是怎麼樣,我們對 ECFA是充滿著期待的,就是說,兩岸應該有更多的交流。因為那時候我的公司也是在大陸,那為什麼到2012年以後就突然之間整個態度改變很大?

我有一次去這個電視台,就是準備要,也是一個知名的節目,那我隔壁是一個藍營的教授。我坐下來之後,他/她第一句話是這樣跟我說:「厚,你罵馬英九罵得很厲害耶」我就跟他/她說:「我為什麼不能罵他,我投給他耶」但是,我現在如果你再問我這個問題的話,我的答案就不是這樣了。「這個總統真的把臺灣害慘了,所以誰都可以罵」,那為什麼會有這樣子的轉變?其實我必須說明一件事,我念的是經濟,而且我是1992年到1994年念經濟。


這邊我先插播一則有趣的故事,前兩天,就大概前幾天,我兒子跑到我面前。我兒子23歲了,他有他的想法,那我們溝通其實並不那麼多(鄭:大學畢業了?),大學畢業了,準備當兵了。那因為兩年前選立法委員嘛,所以他是有投票權的,那他前幾天跑到我面前說「爸,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我說「你問阿。」很難得父子之間可以有一些話題可以談,因為通常我們都是「早安」、「晚安」、「吃飯沒」。那他就說「爸,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我說「好,你問。」,他說「當時你為什麼叫我投...」(因為我們是中山區,立法委員是羅xx,可以講嗎?)「你為什麼叫我投羅淑蕾?」。我說「阿就投國民黨就天經地義,你還想什麼?」那時候是羅淑蕾對簡余晏嘛,那當然我們就是很自然的投票的行為就交(按:應為投)給羅淑蕾阿。


然後他說:「爸,我真的很痛恨我當時的決定耶!」,我說:「對阿,我現在也很痛恨(自己的決定)」(兩人大笑)。然後,接著第二句很妙,他說:「爸,那這次台北市的市長選舉,你不會干擾我吧?」我說:「如果你當兵你可以回來投票,我當然不會干擾你。」他說:「爸,那我這次絕對不投連勝文,可以嗎?」我說:「你的決定我尊重你阿,但是我很好奇的是說,那你為什麼不投連勝文呢?」他說:「我為什麼要投連勝文?他那麼有錢,他家裡又那麼好,重點他親共。我們最討厭就是大陸那些人捏,我們怎麼可以問我們這些年輕人跟大陸在一起…(?)」然後講的就很生氣。


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太陽花那個時候吼,因為他受到我影響,其實他對政治是很冷漠的。那時候他要準備出國考試嘛,所以他每天都在補習阿,所以太陽花都沒有參與。那他有一次臉書上面喔,他同學問他在什麼地方?那時候是所有大學生參與那個太陽花最劇烈的時候,就是要去旁邊靜坐嘛喔。那我兒子只回一句話說:「在家準備功課。」(汪停頓)對不起我停頓了幾秒鐘,因為這是我兒子的態度。(鄭:國家這麼重大的事)他被洗版,就是,他的臉書下面就開始罵他,一堆人罵他說...就講很多,講很多話(鄭:你怎麼這麼冷漠之類的)對對對,然後他就覺得發生什麼事情了?他就打電話給他媽媽說,雖然我跟他住在一起,但是,這個事情他還是問他媽媽說:「媽,到底太陽花發生什麼事情?」


你很難想像,還是有這樣不知道事情的人,我媽就稍微(誤),他媽媽就稍微解釋一下說。「喔這樣不行耶,怎麼可以五秒鐘決定跟大陸這個就直接服貿協定,不行!」所以他也跑去靜坐了兩天,(鄭:是喔,他也有去喔?)對,他也去了。那從那時候開始,他突然發現到「哇!台灣跟大陸已經到這個程度」他慢慢了解事情並不是這樣,這就是為什麼這一次,百分之六十到七十的年輕人反連勝文的原因,(鄭:嗯嗯嗯)因為太陽花覺醒了。

可是這裡有個小插曲,就是,我們家是基督徒的,那我兒子跟我的哥哥是同個教會,然後那一次他去教會去做禮拜的時候,我哥哥逮到我兒子,當面訓斥將近一個小時(兩人笑),一直猛罵太陽花。但是我們兒子教養的還蠻好的,跟連勝文一樣就是還蠻禮貌,就站在那邊被我哥哥罵一個小時;但是他也學會一句話,因為他跟我相處知道說,這時候「不說話是最好的方式」,他就被我哥哥念了一個小時。好,所以其實還是有所謂的深藍。


那我就回來講到馬英九,我是1992年到1994年在美國唸書,當時美國在執行什麼?「北美自由貿易區」(鄭:對)我兩個經濟...(鄭:NAFTA)對,我兩個經濟學教授他/她們都是支持北美...你/妳們很難想像,其實當時在美國也有兩個學派,一個是支持的經濟學家,一個是不支持的學家。他/她們在彼此在這個口誅筆伐的時候,是「刀刀見骨」。他/她們其實在辯論的那個狀況是非常激烈(強調),有一點點跟藍綠對決是一樣的,就是,就像現在其實鴿派的聯準局官員,跟鷹派聯準局官員這些利率政策,他/她們也是各持己進(見),互不相讓,說。那我的老師們就在批判那個反自由貿易的這些人,他/她們的言語也是很激烈的。就是,你/妳可以想像在美國他/她們針對一個政策的時候,他/她們可以盡情地發表意見到這個程度喔。


那當然,我...我我我..接受這樣的一個所謂自由貿易的一個證據。後來事後證明美國自由貿易的...就是 NAFTA是真的讓美國從1994年,道瓊是從四千點漲到一萬兩千點,加拿大跟墨西哥,尤其墨西哥幾乎漲了十倍,加拿大也因此復興。所以我們得到一個,就是你/妳如果是一個正確簽法的自由貿易是互利的,所以當時蔡英文跟馬英九在對決的時候,我就覺得蔡英文的論點是不對的;但是我後來才知道,一樣的自由貿易,要看你/妳怎麼簽?你/妳也可以簽的非常的爛(加重語氣),它叫做自由貿易。

而且後來發現到一件事,我們事實上應該有一個充份的辯論,讓自由...反對的跟支持的有非常強烈的辯論,當然很可惜,因為蔡英文是念法律的,她可能,她智囊團沒有提供她足夠的意見;而我又是支持自由貿易者。所以,那時候就覺得,自由貿易區是對的,後來我們發現到那個條文,我只能用四個字在這邊形容,「毛骨悚然」。怎麼會有一個自由貿易簽到幾乎你/妳的...你/妳的產業要整個外移?你/妳的資金...你/妳知道嗎?那三年我們脫離台灣到大陸的錢,竟然高達一兆兩千億台幣,在三年之內全部進到中國欸(語氣加強),這一兆兩千億的金額是陳水扁任內的三分之二欸(註:陳前總統共做過兩任,共八年的總統),甚至接近四分之三,你/妳很難想像這個約會簽成這副德性(語氣加強)。

重點的事情是,當這個錢簽到中國大陸的時候,中國大陸(的態度)一百八十度改變(語調拉長),本來給我們很多的這個所謂的稅務的優惠;突然之間要求我們的這些,所謂的台商要繳他/她們的「四個保險,一個退休金」


鄭弘儀:
潔民,那我可不可以問你,你是一個財經專家,那你現在看到的是你投馬英九,給他兩次的機會跟期待;可是他沒有做好,所以你現在批判他,那是指在經濟上。那在意識型態上、政治上,你是傾向中華民國?還是這個臺灣獨立呢?


汪潔民:
好,這是非常好的問題。如果...所以前陣子有個討論說喔,到底台商回來投票,真的會投藍嗎?其實我覺得你/妳要看,你/妳要看,你/妳(他/她)的年紀喔。如果說比較年長的,譬如說是...五六十歲、六十歲以上可能他/她們會投藍;但是五十歲以下的,就不見得。(鄭:年輕人?)對,為什麼?因為去了大陸之後,會更討厭大陸。(鄭:你去中國去多久?)我去了三年。(鄭:在那邊創業?)對,在那邊創業。


鄭弘儀:
那等下我們回來談一談,你在中國的經驗好不好(汪:喔,真的~)(鄭大笑)OK好來,我們先休息一下,進廣告。

 

【第四部分】談國民黨、自身的中國經驗、台灣認同。



鄭弘儀:
好,歡迎繼續收聽寶島全世界(台),我是鄭弘儀,那這個...潔民,我們今天訪問的是汪潔民,財經專家。潔民他說這個爸爸是安徽人(汪:對),家裡面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深藍...(汪:是)所以你也深受影響,所以以前都投國民黨;那現你發現這個不是這麼一回事?你對國民黨的印象是什麼?


汪潔民:
ㄜ,我應該這麼說。從小的印象對國民黨,它就是一個神。它讓台灣能夠經濟的成長、然後所有的臺灣過去的每一分錢都能夠賺出來,是因為國民黨過去的經濟政策還有它的政權施政...是...是...是正確的。那因為我生長的環境裡面,會產生「偏聽」。譬如說大家說國民黨會這個...就是會賄選,在那個年代,我們其實因為我們在深藍的環境,不會有人拿任何一毛錢來我們這邊,我們就是乖乖投票。所以我們就覺得,怎麼可能有這種事情,亂講的。所以...(鄭:沒有來買過票?)


對,我從來沒有(被)買過票,我怎麼知道(有買票存在)...但是所以過程當中,臺灣的經濟增長在我們認為,那加上我們因為「偏聽」,因為在那環境裡面,每個人的語言是一樣的時候,他/她就會去判讀。(鄭:插個話好嗎,去買票,花那麼多錢買票,都買臺灣人的)(台,應指買本省人的票)我不知道喔...(鄭:你懂嗎?+笑)我們就是,我們不去...所以我們從來沒有被買過票。


那有趣的事情,我搬離了中油,後來,因為就是中油的房子並不是我們的嘛。那我自己也去外面買房子,那有趣的事情是,我買房子的時候,買票也跳過我,我就不懂,為什麼,我的臉就是不能買票?(兩人笑)所以,那時候後來慢慢知道有買票,但是,要知道那個已經,你/妳在你/妳被...我們被智慧養成(?)的過程當中...(鄭:來~最後三分鐘)

鄭弘儀:
那你去中國投資三年,那你的感受是什麼?


汪潔民:
我...我應該這麼說,在中國大陸厚,其實它需要你/妳的時候,它賺錢像賺水一樣,這是確定的。你很難想像,我們一場演講一天可以收一萬八千塊人民幣(鄭:厚!),六個小時(鄭:厚!),我們公司收,那我們老師可以收六千人民幣。對,六千人民幣,在臺灣你/妳上一整天你/妳大概收六千到一萬(鄭:台幣?),上課上課喔,當然演講不一樣,演講的時候比較高。但一般上課的話,大概就是收六千到一萬塊台幣,那已經是很好的行情了。(去中國演講)老師收六千塊人民幣,而且是這個吃住都是公司付,因為我們(公司)收一萬八千塊(人民幣),當然現在完全沒有這種行情了。所以我們一堆臺灣的這個所謂的老師都去那邊上課,日進斗金。


那時候賺錢很容易,那我們的公司應該很賺錢阿?但我跟各位報告我這公司已經賣給大陸公司了,為什麼呢?我直接這邊講沒關係,中國有六大銀行,「工農中建交招」,其中有個叫做招商銀行,他/她們跟我們一年買了兩百萬人民幣的這個課程。那當然我們一定是先付老師的錢嘛,付管銷嘛,還有為了他/她們要印製很多的講義。那兩百萬人民幣,折合台幣一千萬是好生意對不對?

招商銀行吼,這麼大的銀行,我們花了一年的錢,那你/妳可想而知(鄭:一年的時間才把...),一年的時間,那可想而知我們做了幾千萬人民幣的生意,那我們的資金有多緊?(鄭同意)緊到最後(鄭:因為你都先支出了),對,緊到最後,我的那位夥伴他/她把車都賣了(鄭:為什麼錢這麼難拿?),他/她們收款就是困難,除非你/妳願意給一些...(鄭:紅包?)"Under"、"Under",或者你/妳在之前就先談好了。


這差很多,如果你/妳有給,對方會客氣,「我已經幫您追惹,您不用擔心,這個應該再過幾天您就應該可以看到錢」;那你/妳沒給的時候,「別再打惹,我們檔案已經上去,長官領導已經在批核惹,你/妳再打我電話也沒用阿。我已經幫你/妳追了,我很多事情」(這電話就掛了)。

那你知道那個,我們跟基金公司合作,它直接是這樣...「人間蒸發」,它那個本來跟我們的接口的那個業務,上完課之後...他/她就「人間蒸發」,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他/她。有一天他/她又出現了,為什麼?因為銀行要我們上課,他/她才願意把上筆錢給清了,再修上一堂課(?)。


鄭弘儀:其實我想吼,這個三年的經驗吼,要講一時也講不完(汪:對),那潔民剛剛這樣講,就是說,其實我聽起來就是一個...一個結論就是,缺乏法治阿。(汪:完全沒有法治的一個地區)對,就是說我想什麼時候想給你/妳阿,就怎麼樣,或者是你/妳送紅包,我才有可能快一點吼。這種國家其實還蠻恐怖的(汪:是),所以你小時候會覺得你是中國人嗎?


汪潔民:
小時候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百分之百的中國人。(鄭:那...那現在呢?)我現在是台灣人,我支持台灣獨立。(鄭大笑,鄭:真的假的?)真的(鄭大笑,鄭:支持臺灣獨立?),我支持,我完全支持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不論它叫中華民國,或著叫台灣共和國,它是一個獨立國家,它跟中國是完全血統...什麼都完全不一樣了。不要再說我們的書跟我們的祖宗來自中國大陸,中國大陸早就已經拋棄我們之前所學的東西,兩個是完全不同的文化。我我我...還有時間嗎?(鄭:沒有時間了)OK好(鄭大笑)。


鄭弘儀:好,我們訪問的是汪潔民,不過這種事情就是這樣,就是說,你/妳真的是要去感受,去美國感受、去中國感受(汪:法治...對)...之後,你/妳可能才會有發現啦,這又不是什麼壞事情(汪:對),所以臺灣也是要有信心(台)(汪:對)。潔民謝謝你喔(汪:謝謝),聽聽你的故事,真精采!(汪笑)好聽!改天有有機會再來好不好?(汪:好,謝謝...謝謝...謝謝弘儀大哥)好,我們今天進行到這邊,明天同一時間再見,掰掰!


【後記】

相當感謝從中油員工社區長大的 sunnyC分享自身經驗

汪潔民的例子讓人想到前一陣子網路瘋傳,鄉民協助長輩擺脫傳統媒體的故事,一但「跨出那一步」,就回不去了。

距離11/29投票日,剩不到20天,或許你/妳可以採用這篇文章文末的後三項建議(第一項在柯P欲逐步關閉捐款帳戶後,台北調已無法預定。只剩11/15北平東路演唱會現場捐款的100組),或將汪潔民的故事分享給您的親友(再藍也不會比潔民還藍),什麼話也不用多說,看看會不會有什麼不一樣的發展(主要還是要靠對方自己「想通」)。

這篇,同樣說的是「理解」。

也不要只聚焦於所謂的深藍,對於地方有長輩著重於「小面子小恩惠的部份,我們也可以好好溝通一番。


【同場加映】
柯P爸媽上《新聞挖挖哇》http://youtu.be/4WawHIx24Tk 有洋蔥有歡笑


本文網址: http://umin27.pixnet.net/blog/post/41636926  歡迎分享~


延伸閱讀
香港佔中事件替我上的一堂課,關於高度。

柯文哲的政見一覽(詳細整理,推!)推文有連柯政策比較

我們只需要一個正常人來當台北市長
會犯錯
不掩飾

耐心的
誠實的
願意去理解
有思考
速度快
有中心思想
想要找出問題核心


, , , , , , , , , , , , , ,

um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rnoldlin0328
  • 我媽媽原本猜想汪潔民是不是基督徒,因為名字飄著基督馨香之氣。我前幾天聽了這一集,才得知原來汪潔民跟我們家一樣都是基督徒。真巧!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