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大象的森林綠搬家了,歡迎至新站收看本文,與最新文章

 

傳奇球星Jackie Robinson打破大聯盟種族隔離的50年後,(1997年)MLB將聯盟中各隊的42號退休;相較於Jackie Robinson對於黑人社群的影響,Roberto Clemente在西語社群也有重大的影響。於是,近年來也出現聯盟應將Roberto Clemente 21號退休的訴求

2006年在匹茲堡舉行明星賽時,或許是個不錯的時機;但當時聯盟未以任何動作做出回應,直至今日。在繼續本文主題前,不仿參考一下lemonaaadehere發表的21 Reasons the MLB Should Retire Roberto Clemente's Number (大聯盟應該將Roberto Clemente背號退休的21個原因)。底下也會提到一位受Clemente影響的球員

(進入主題,繼續介紹10位今年獲得克萊門特獎提名的球員)


Jeremy Affeldt, Giants

從小生長於基督教家庭的Jeremy Affeldt是位虔誠的信徒,他深信人類來到這世上是為了服務、愛、以及幫助他人,儘管他知道憑著一己之力無法改變這個世界,Affeldt仍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進行前述慈善工作,在他披上巨人隊球衣之前,他創立了Jeremy Affeldt Foundation。另外。他也參與Not For SaleGeneration Alive!的活動

07年秋天開始,Affeldt開始參與Not For Sale活動至今,和各界賢達一同對抗全世界的奴隸交易行為,並努力終結人口販賣 (trafficking)。Jeremy跟舊金山大學的教授與同學們一起提升人們對此議題的重視,本賽季每投出1次三振就捐100美元給Not For Sale

Generation Alive!則要帶給下一代世界觀。讓青少年們了解世界另個角落持續存在的奴隸制度、水荒、飢荒等,使他們/她們知道自己有多麼幸運,並為他們/她們點出要如何去幫助他人

(相關新聞頁面: Clemente nominee Affeldt inspires dreams)


Jensen Lewis, Indians

2007年,當Jensen Lewis被印地安人叫上大聯盟的同時,他也加入了Cleveland Indians Charities (CIC)。CIC成立於1989年,提供青少年教育與娛樂的機會,例如: 協助青少年進行棒球比賽、發展日常生活必要技能、學會負責,並培養自信心來面對今日生活中的種種阻礙。CIC至今已捐贈超過6百萬美元給俄亥俄州東北部數個以青少年為重心的機構與組織

Lewis本身也參與了CIC舉行的多項活動: 每年的慈善高爾夫賽、克里夫蘭的RBI計畫 (對於RBI的介紹請見上篇,道奇隊的James Loney也有參與RBI計畫)、陪著Boys & Girls Clubs of Cleveland的成員參觀印地安人隊主場Progressive Field。Jensen也參加了為兒童癌症、 青少年癌症 (adolescent and young-adult cancer)募款的踢球比賽--"Kick-It"

在Jensen Lewis從事社區回饋的經驗中,拜訪Luke Holko小朋友時最是令他感動。去年9月,四歲的Luke Holko在印地安人短期1A Mahoning Valley的比賽當中被一記平飛界外球擊中後腦,當時緊急接受手術移除會壓迫腦部、脊髓的碎片,接著數週內仍未脫離險境;幾個月後,Luke醒過來了,目前持續進行運動與說話功能的復健治療 (當時為Luke成立的Help Little Luke)

(更多關於Luke小朋友的相關報導,可參考Tribe官網Fateful foul brings family, player together一文)

Lewis曾多次到醫院探視Luke Holko,當Luke經奇蹟似的復原後來到球場時,Lewis認為那相當令人驚奇也相當能激勵人們

You kind of forget about the struggles of your everyday life when you see a kid who they said may never walk or talk again doing the things he's doing now. So it was an incredible blessing to be able to meet him and his family

當你見到這個被認為可能再也無法走路或說話的孩子能夠像他現在這樣,你在某種程度上會忘卻日常生活上的挫折。能夠見到他和他的家人真是令人難以置信的福氣

(相關新聞頁面: Tribe's Lewis up for Clemente Award)

 

Ryan Rowland-Smith, Mariners

與上一位所提的Jensen Lewis一樣,Ryan Rowland-Smith於07年debut,他也自那時投身社區工作。Rowland-Smith一開始便支持Cystic Fibrosis Foundation對於治療囊腫性纖維化 (cystic fibrosis, CF)所做的努力 [註1]

2010年,Rowland-Smith連續兩年擔任Cystic Fibrosis Mariners Care Golf Tournament的主席,藉此慈善高爾夫球賽建立人們對囊腫性纖維化的重視以及募得相關款項。透過球季當中收集來的物品進行拍賣,並招募到隊友以及贊助商的參與,今年的活動一共為Cystic Fibrosis Foundation募得17萬美元

來自澳洲的Rowland-Smith對於獲得提名感到十分榮幸 (水手曾有Harold Reynolds, Jamie Moyer, Edgar Martinez獲得度克萊門特獎),並提到身為一位大聯盟選手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利用這個平台去幫助人

近兩年來,Ryan也在offseason時為Boys & Girls Clubs of King County的孩子們舉辦棒球營,除了棒球上的指導外,RRS也透過Boys & Girls Clubs的品格發展計畫替孩子們上些生活技能課程

RRS一直以來也持續參與MLB Players Trust的活動 (此基金會由大聯盟球員工會成立,提供球員們機會去協助需要幫助的人), 跟Volunteers of AmericaAction Teams鼓舞當地高中生擔任社區義工,並招募更多年輕一代投身公益

(相關新聞頁面: Rowland-Smith a worthy Clemente nominee)


John Baker, Marlins

早在今年春訓之前,John Baker加入馬林魚代表團的一員,前往中東地區探望美軍以表彰這些軍人為國家所做的奉獻 [註2]。他與隊上09年NL ROY Chris Coghlan一同在科威特以及伊拉克渡過了8天旅程,回國後,他倆發起了Marlins Letters to Troops計畫,鼓勵馬林魚球迷寫信給那些在海外服務的Florida National Guard成員們

接下來,雖然肘傷影響了John Baker 在2010年賽季的表現 (5月中旬進DL,9月初動Tommy John手術,整年僅出賽23場),但他對這個世界的關懷並沒有跟著停下腳步

今年7月,同時也是海地大地震發生後的六個月,Baker與馬林魚管理階層前往海地 (Haiti)探視當地情況。在這之前,Baker曾看過一些照片,看到在海地未受地震影響區域的孩童居住在垃圾當中,這使得John大感震驚。於是使他與Food For The Poor的關係緊密起來 (Food For The Poor是美國最大的國際救援與發展組織,主要幫助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孩童們與貧困的人們)

後來,馬林魚與Food For The Poor共同推行為期一個月的Homes for Haiti計畫 [註3],預計要募得15萬美元作為海地建村之用 (處理廢棄物以及提供環境服務的Waste Management公司在八月初捐了5萬美元響應此計劃,見Waste Management Helps Marlins Build Homes for Haiti

(相關新聞頁面: Clemente nominee Baker helps around world)


Angel Pagan, Mets

Angel Pagan在波多黎各貧困的地區長大,當他剛認識棒球時就知道Roberto Clemente這個名字 (Pagan與Roberto Clemente一樣是波多黎各人),Clemente在球場內外的表現也是Pagan效法的對象。Pagan仍保留著"Retire 21"的貼紙於Citi Field的置物櫃裡--訴求大聯盟官方將Clemente背號#21於聯盟退休掉

因為小時候過著貧困的生活,所以當自己有能力後便想做出回饋。Pagan花了很多時間在紐約的慈善機構上面,例如與City Harvest一同對抗飢餓。去年冬天,Pagan夫婦與兩個女兒坐飛機到紐約協助將5000磅的食物發送到地方上的食物發放站 (food pantry)

除此之外,Angel也在今年六月參加大都會舉辦的"Teammates in the Community Week"活動,與R.A. Dickey一起擔任志工,在哈林區的社區公園種植花草樹木

(相關新聞頁面: Pagan carries on Clemente's giving spirit)


Josh Willingham, Nationals

Josh Willingham與他的太太Ginger在2009年成立了Josh Willingham Foundation,提供弱勢孩童改變生活的機會 (範圍為Willingham夫婦居住過的地方,主要鎖定Josh和Ginger的故鄉: 阿拉巴馬州Florence市)。該基金會成立後的第一個計畫便是在Florence蓋個讓孩童們使用的遊樂場 (已於2010年10月初啟用)。去年秋天辦過的慈善高爾夫賽也將於11月15日邁入第二屆

此外,Willingham也回饋華盛頓D.C.及其附近的軍人社區。7/4與大都會的比賽結束後,他自願留在場上跟軍人的孩子們一同跑壘。這項名為Me & a Friend的活動是由國民隊與USO (一個不隸屬於美國政府的非營利私人機構)共同舉辦,目的是為了讓軍人的孩子們能跟朋友一同享受棒球比賽的樂趣。Josh更協助USO的志工們將欲送往海外士兵駐點處的護理包 (care packages)進行裝箱,以及前往華盛頓當地的軍醫院探視病患

Willingham一直以來參與著隊上的活動,包含'09 '10年的冬季嘉年華 (Winter Caravan),前往當地小學陪居住在較貧窮地區的學生閱讀、拜訪Children's National Medical Center裡正接受治療的小病人們

(相關新聞頁面: Clemente nominee Willingham gives back)


Jeremy Guthrie, Orioles

Jeremy Guthrie積極地參與金鶯隊多項社區關懷計劃,也自掏腰包提供主場門票給Guthrie幫 ("Guthrie's Gang"),讓弱勢的球迷能在Guthrie先發時進場看球

Guthrie經常地出現在Helping Up Mission,為巴爾的摩當地貧窮與無家可歸的人供給精神上與物質上的需求。他也替Boys Scouts、巴爾的摩與Sarasota兩地的Boys & Girls Club、以及Living Classrooms基金會進行演講。參與MLBPA (大聯盟公會)的Buses for Baseball計畫 (此計畫招待美國以及加拿大弱勢家庭的孩童進場觀看大聯盟比賽,同時讓他/她們得以與大聯盟球員見面、拿到簽名、一同拍照和取得紀念品)、響應美國第一夫人Michelle Obama發起的"Let's Move"運動 [註3]等等

(相關新聞頁面: Guthrie's service nets him O's Clemente nod)


Adrian Gonzalez, Padres

今年9月5日,Adrian Gonzalez與他的隊友們在聖地牙哥當地著名的義大利餐廳Acqua Al 2扮起主廚、服務生與酒保,此場慈善晚宴名為Celebrity Staff Night,由The Adrian & Betsy Gonzalez Foundation舉辦。當天一共為Rady Children's Hospital MRSA awareness programs (MRSA是金黃色葡萄球菌的一種,此計劃協助相關醫學研究亦欲喚起人們對它的重視 [註4])募得9萬美元

The Adrian & Betsy Gonzalez Foundation是Adrian Gonzalez與他老婆Betsy在2008年成立的基金會,在運動、教育與健康領域協助弱勢青少年,Adrian認為那是孩子們在未來發展上不可缺少的

A-Gon打職棒這幾年也持續支持著Make-A-Wish Foundation (為孩童實現夢想,ESPN的"My Wish"系列節目便是與該單位合作), the South Bay YMCA, Big Brothers Big SistersSan Diego Blood Bank等機構 (針對美國6-18歲的孩子提供專業的1對1學業/非學業傳授,協助他/她將潛力發揮出來)

(相關新聞頁面: Clemente nominee Gonzalez devoted to giving)

 

Shane Victorino, Phillies

Shane Victorino的父母總是投身於社區工作,不見得是金錢方面,但他們付出時間與心力,這也多多少少影響了Victorino。在費城這幾年或許是Shane生命中極為美好的一部份,而他向每晚進場支持的球迷表達感謝的方式就是回饋社區

Shane "Flyin' Hawaiian" Victorino與太太Melissa在今年春天成立了The Shane Victorino Foundation (官網首頁的照片令人感到溫暖),透過教育、娛樂、健康方面的計畫為費城與故鄉夏威夷的弱勢青少年帶來更多機會。基金會成立之初,他們捐給Boys & Girls Clubs of Philadelphia 90萬美元做為Nicetown Boys & Girls Club (建於1892年) [註5]整修之用,2011完工時,該據點將更名為Shane Victorino Nicetown Boys & Girls Club

費城人官網上有一區載明了費城球員在球場之外所從事的慈善計畫,其中關於Victorino的部分有Flyin' Hawaiian All-Stars ticketing program [註6]--提供費城當地Boys and Girls Clubs的小朋友們門票進場看球,並能在賽前與Shane見面,得到T-Shirt做紀念。他也在今年8月中旬辦過慈善時裝展來為自己的基金會募款

而The Shane Victorino Foundation在夏威夷當地也有相關的課後計畫,提供孩童教學與體適能方面的活動

(相關新聞頁面: Victorino earns Clemente nod for charity work)

 

Andy LaRoche, Pirates

季中,當海盜隊把大物新秀Pedro Alvarez叫上來後,原先的三壘手Andy LaRoche不再是場上令人熟悉的臉孔;但他在場外仍持續留下令人難以抹滅的印記

LaRoche弟 (他哥是今年效力小蛇的Adam LaRoche,Baseball-Almanac上有更詳細關於父子兄弟檔的Baseball Family Tree)在匹茲堡社區所做的慈善工作 (主要於唐氏症孩童)讓他獲得Roberto Clemente Award的提名。Andy高中時期就有一些患有唐氏症 (Down Syndrome)的朋友,所以當海盜隊詢問Andy有沒有意願帶頭從事有關唐氏症患者的社區活動時,他實際對於要去幫忙的對象是相當熟悉的。他樂於與他/她們相處,也想盡自己所能為他/她們提供特別的經驗

(這個特別的經驗是相當用心的...如下:)

Andy LaRoche與Down Syndrome Association of PittsburghMiracle League of Southwestern Pennsylvania (該網站banner的一行字,道出了該聯盟的宗旨: Every child deserves the chance to play baseball!--每個孩子都應有打棒球的機會)合作,除了讓人們更重視唐氏症之外,LaRoche弟每個月會邀請4-5名唐氏症孩童與孩童的家人到PNC Park進行私人的見面會。在孩童們與LaRoche弟1對1相處,並進行傳接球之後。這些客人可在dugout觀看海盜的打擊練習,跟LaRoche弟的隊友教練拍照、索取簽名。BP後,LaRoche弟會幫客人們購買門票,讓他/她們欣賞球賽

Andy除了帶孩子們到球場看球外,他也造訪位於賓州Cranberry鄉的Pirates Charities Miracle League Field [註7],提供棒球方面指導,有時候擔任榮譽教練。藉著拜訪的機會,與Miracle League的小選手碰面、簽簽名

"Andy has a very real and sincere interest in spending time with children with special needs," said Michelle Mejia, the Pirates' community relations manager. "Many times their parents will comment on Andy's easy demeanor and how his interactions with them never feel forced. He is very quiet and unassuming about his work in the community and leads by example. We are very proud of his involvement over the past two seasons."

"Andy真誠且誠懇地願意花時間在特殊孩童身上" 海盜隊的社區關係部經理Michelle Mejia說 "很多時候家長們會評論Andy自在的態度,以及他與大家互動時如何不令人感到勉強。對於他為社區所做的,以及率先做為他人榜樣一事,他顯得相當安靜且謙虛。我們以他這兩年來的參與為榮"

(相關新聞頁面: LaRoche honored with Clemente nomination)


(待續...)


雜談1: 或許我們習慣於以數據作為觀賽/玩FB (Fantacy Baseball)的輔助,無形當中為球員們打了分數並評斷其價值;但無論球員大牌小牌,他們都很注重on and off field的表現,而並非只侷限於場上。有時換個角度看球員會有不同的感受

當你/妳看到我國的小選手們到國外比賽的賽前自我介紹提到自己喜歡的大聯盟球員時,答案容易重疊在某幾位球員身上。故那些具有重大影響力的明星級球員更要時時注意自身場內外的言行

雜談2: 上集有MLB版版友覺得Torii Hunter成長之不易,其實Dallas Braden的成長過程 (或者聯盟裡不少球員)也有類似的艱困環境,Braden的Section 209計畫也是值得去了解的見此



註1: 關於cystic fibrosis的相關描述,可參閱milifonoh的文章

註2: A's的Brad Ziegler於今年offseaon也有類似的計畫

註3: 為了讓美國擁有更健康的下一代,蜜雪兒發起此運動。讓孩童們吃的營養健康、多運動,從孩童、父母、學校到社會一同努力起

註4-1: 沒找到Rady Children's Hospital MRSA awareness programs相關內容;但在mrsaawareness.com上有提到該單位尋求最佳的治療方式來醫治遭到MRSA感染的幼兒以及孩童

註4-2: 關於MRSA可見維基百科上的抗藥性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繁中頁面,也可參考楊采菱發表於國家衛生研究院電子報第188期的MRSA國際研討會後記一文

註5: Nicetown 位於費城市的北區。相關報導--Victorino teams up with Boys & Girls Club

註6: Shane Victorino是第一位入選全明星賽的夏威夷選手

註7: 海盜隊官方成立的Pirates Charities出了20萬美元協助打造Miracle League Field (包含前隊友Freddy Sanchez及其老婆Alissa捐的5萬美元),此球場專為特殊孩童 (special-needs children)打造


本系列其他部分
入圍2010年Roberto Clemente Award的選手有... (上)

入圍2010年Roberto Clemente Award的選手有... (下)


球場外的關懷之心
公益始終來自於人性-Nick Swisher
(前隊友Swish, Zito)
Soup's Troops Seats (Jeff Suppan)
Jon Wilhite Recovery Fund & Nick Adenhart Memorial Fund (Kurt Suzuki)
Craig Breslow與Strike 3 Foundation (Criag Breslow)

10th Annual Breast Cancer Awareness Day (OAK A's)

um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